电子商务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子商务

青岛网络营销培训班,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对“电子商务”的监管权限划分

时间:2020/2/29 13:33:31   作者:www.tmyxch.com   来源:网络   阅读:147   评论:0
内容摘要:《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已于2019年1月1日实施。作为实施该法的主要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如何加强不同地区之间的合作,做好对电子商务经营者(以下简称“电子商务”)的监管,是一个不容忽视和低估的问题。2018年12月21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第2号令《市场监督管理行政处罚程...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已于2019年1月1日实施。作为实施该法的主要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如何加强不同地区之间的合作,做好对电子商务经营者(以下简称“电子商务”)的监管,是一个不容忽视和低估的问题。

2018年12月21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第2号令《市场监督管理行政处罚程序暂行规定》(以下简称“令不再繁杂”)。虽然这一规定将于2019年4月1日生效,但三个月后,笔者“多事之秋”,即“未雨绸缪”。我们先讨论一下。如果不对,请批评,欢迎反驳,当然,你也可以拍砖,不屑。

笔者认为,规制管辖权与案件管辖权是一致的,即行政机关自然没有规制权和行政处罚权。只有依法具有监管权,才能拥有案件管辖权和行政处罚权。行政处罚权是监管权最典型的体现,因此自然没有行政处罚权,也就没有监管权。

《网上交易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令第60号》)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网上商品交易的违法行为和有关服务,由经营者住所地的县级以上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管辖。”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第二号令第九条第一款还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的违法行为,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由其住所地的县级以上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管辖。”

这表明,无论是按照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令第60号(2019年4月1日前)还是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令第2号(2019年4月1日起),电子商务平台(以下简称“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所在地的县级以上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有管辖权,包括对电子商务平台违法行为的查处,给予行政处罚。但不能理解的是,只有电子商务平台所在地的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才有监督权,而远程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在具体情况下也有监督权,包括对其进行行政处罚。

由于网络交易的地域性不强,理论上,县级以上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对电子商务平台的违法行为均按照“违法行为发生地”的管辖规定进行管辖。这也是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60号令或市工商行政管理局2号令对电子商务平台管辖权作出特别规定的原因。正因为如此,电子商务平台的监管权并没有完全“集中”在电子商务平台所在地的县级以上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仍有例外。

需要指出的是,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第二号令第九条第一款的规定当然不排除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第二十七号令的上述规定。同一部门的其他规定,包括原“三个国家行政机关”颁布的规定,规定了特殊情况下的案件管辖。即使法规与不适用法规之间存在“差异”。原因很简单。《市政管理总局令》第二号没有规定具体情况下的管辖范围,也不排除其他规定作出这种规定。

市税务局第二号令第九条第二款规定:“平台经营者的违法行为,由其实际经营地的县级以上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管辖。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住所地的县级以上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提前发现违法线索或者接到投诉、举报的,也可以行使管辖权。”

本条例推翻了原《网络商品交易及相关服务行为管理暂行办法》(2014年1月第49号令修订为第60号令)第三十六条规定的监管制度,但未作实质性修改,仍体现在第一款,即“经营者通过第三方交易平台从事经营活动的,其违法行为由第三方交易平台经营者住所地的县级以上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管辖。”异地管理违法人员有困难的,可以将违法人员的违法情况移送违法人员所在地的县级以上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处理。”)

虽然市城管二号令改变了原有网上交易(电子商务)的监管体制,解决了旧体制大量外迁、相互推诿等问题,但也出现了新问题。

首先,对“管辖权也可以进行”有不同的理解。有人认为,电子商务平台所在地市场监管部门发现或提前接到投诉或举报,可能有管辖权,也可能没有管辖权,有自由裁量权;也有人认为,所谓的“可以”不是选择性用语,而是确定性用语,意思是它也有管辖权。之所以不使用“应该”和“必须”这两个词,主要是因为这个管辖权不是电子商务平台所在地市场监管部门的“唯一管辖权”,而是“共同管辖权”。因此,电子商务平台所在地的市场监管部门处于“也可管辖”状态,没有“不可管辖”的选择,不得将发现的案件线索或受理的投诉移送其他有管辖权的市场监管部门。作者倾向于后者。

二是注册地址与“实际营业地”不一致。电子商务擅自变更注册经营地址,包括不在注册地经营的“失联”情况。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市场监管部门无法联系,将按规定列入“经营异常情况清单”。但是,按照“实际经营地”的管辖原则,这种情况会导致注册地没有管辖权的“悖论”,与传统的注册管理相去甚远。

第四,同一个电子商务实际运作的地方可能很多。例如,组织货物的地点(存储地点)、装运货物的地点、退货的地点、发出指令的地点(计算机终端设备所在地)可以成为“实际操作地点”。当然,储存、交付和返还的地点不一定是电子商务的实际经营地点。例如,交货地可以不是电子商务的经营地,而是另一个接受电子商务指示交货的经营者的生产地或交货地。

根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登记管理的长期理念,任何与经营有关的行为场所都可能成为“真正的经营场所”,因此这是一个比较宽泛和复杂的概念。如果总局对此不下定义,就会出现分歧,甚至大相径庭。

关于互联网(大众媒体)广告案件的管辖权,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第二号令第十条几乎抄袭了《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行政处罚程序规定》(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第二十八号令)第八条和《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行政处罚暂行办法》第十八条的内容互联网广告管理局(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令第87号)。

互联网广告违法案件,包括广告主、广告经营者的违法行为,由广告发布者所在地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管辖。但广告商、广告经营者违法行为案件的管辖有两种例外:一是出版商所在地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管辖有困难的,可以移送;二是广告主、广告经营者所在地的监管部门“事先发现违法线索或者接到投诉、举报的,也可以行使管辖权”。

《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没有提及如何治理“广告代言人”的违法广告活动,也没有提及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第二号令的复印件。事实上,既然网络广告案件的管辖原则已经确定,“广告代言人”的违法行为也应该“归广告发布者所在地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管辖”,这是不言而喻的。

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令第二号第十条第三款规定:“广告主发布非法互联网广告行为的行政处罚,由广告主所在地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管辖定位。“广告发布者所在地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管辖”不是第一款的例外,而是这一原则的延伸或具体情况。这里的“广告商”是整合广告商、广告商和广告商的主体,也就是为自己的产品设计和发布广告的行为。广告主为自己的商品设计、制作、发布广告时,仍然是“广告主”,而不是广告主、发布者。但由于它是自行发布的,也属于“广告发布者”的地位,所以这种广告“由广告主定位,部门管理与广告发布者所在地的部门管辖仍然没有分离”。

除上述具体情况外,非电子商务平台所在地市场监管部门一般对电子商务平台的违法行为不具有管辖权,也无权对其采取行政措施或给予行政处罚。但这并不意味着电子商务平台可以忽视不同市场的监管部门。

《电子商务法》第二十五条规定:“有关主管部门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要求电子商务经营者提供有关电子商务数据信息的,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提供。”,《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三条监督检查部门对涉嫌不正当竞争的,可以采取下列措施进行调查:“询问被调查的经营者、利害关系人和其他有关单位和个人,要求他们解释相关信息或提供与被调查行为相关的其他信息;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令第二十七条第一款还规定:“侦查人员可以要求当事人和其他有关单位和个人在一定期限内提供与涉嫌违法行为有关的证明材料或者其他材料,材料供应商应在相关材料上签字或盖章。”

笔者认为,上述规定中的“其他有关单位和个人”不仅限于市场监管部门区域管辖范围内的主体,还包括不同地方的主体。《电子商务法》第二十五条:“有关主管部门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的要求……”不限制“有关主管部门”的范围,即不排除其他地方的“有关主管部门”。因此,只要市场监管部门需要按照《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三条赋予的权限等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对违法行为进行调查,就要求包括平台经营者在内的其他地方的电子商务经营者协助调查提供“相关电力”子业务数据信息“不得拒绝或延迟。

《网络餐饮服务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办法》(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令第36号)第二十六条规定:“经县级以上地方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查处的网络餐饮服务提供者有下列行为之一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情节严重的,应当通知在线餐饮服务的第三方平台提供商,要求其立即停止向在线餐饮服务提供商提供网络交易平台服务。”根据《网络食品安全违法行为查处办法》(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令第27号)第二十一条第三款的规定,网络食品服务提供者的违法行为,由网络食品生产经营者所在地或者生产经营场所所在地的监管部门管辖,因此,要求“立即停止向网上食品服务提供者提供网上交易平台服务”《办法》协助实施的,应当包括负责查处食品生产经营者上网违法行为的异地市场监管部门。

我认为,根据上述法律法规,非电子商务平台所在地市场监管部门可以要求电子商务平台协助调查实施。当然,需要协助的行政行为并没有剥夺或限制电子商务平台本身的权利,也没有体现监管权,只是要求电子商务平台履行法律规定的责任和义务。如果电子商务平台因缺乏监管权限而拒绝或拖延,非当地市场监管部门无权对其进行行政处罚,包括采取相应的行政强制措施青岛网络营销培训班或作出行政处罚决定。

电子商务平台所在地市场监管部门收到非本地市场监管部门的请求后,即属于第十七条第一款所称“其他部门转移”,市城管二号令“违法行为线索”按照行政处罚程序办理,并答复非本地市场监管部门。

自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49号令认定平台经营者的违法行为归平台经营者所在地监管部门管辖以来,各地的合作机制都在一定程度上被撕裂。尤其是“职业打假”的兴起,使得网上交易的投诉和举报骤然大量。一次专业的打人可以同时发送100多条投诉和举报。这也让平台运营商所在地的监管部门不堪重负。只有“转移”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深圳、广州、上海、北京、杭州等地成为“转移”和“转移”的灾区。一些“被转移”的监管部门甚至义愤填膺,指责“被转移”的监管部门,如果你什么都不做,就会知道“被转移”!有的甚至拒绝接受“移送”;有的甚至设置了自己的门槛,要求监管部门在接受“移送”前必须满足一定的证据要求。

我认为,仅仅依靠市管二号令第四十二条来完善和完善地方市场监管部门的合作机制是远远不够的。作者的想法是:

首先,我们需要强有力的制度保障。电子商务平台,特别是大型和特大型平台,往往是当地的“纳税大户”。更别说地方县级局的电子商务平台很难撼动,就连上级监管部门也未必能有所作为。坦率地说,某一“利益链”的存在是由于形势的影响,与腐败、违法等无关,因此,依靠薄弱的地方监管部门对电子商务平台进行监管,从一开始就注定什么也不做或不做太多。这就要求市场监管总局进一步完善制度,必须打破“排他性”承诺的局面,因为“排他性”监管的本质违背了“双随机”原则,所以必须切断“关系”链条,确保公平执法。要考虑“多重”监管,有利于电子商务平台的规范和合规。一对眼睛会被固定,变成多只眼睛。当然,也容易发现问题、纠正错误,从而推动电子商务平台朝着合规、合法、健康的方向发展。

二是开展全国市场监管部门相关方配对签约等活动,形成互利合作关系。如“长三角”江浙沪工商局合作机制、“十五”城市工商合作论坛等,每年轮流坐镇村里交流,增进了解和信任。

总之,案件的管辖是否明确,如何相互配合,直接关系到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对电子商务的监管效率和作用。知识产权的行政保护和消费者权益的行政保护效果,都离不开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对电子商务的监督效率,也就是说,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对电子商务监管职责的履行。市场监管部门监管电子商务任重道远!


特别提醒:本网站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是传递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着本网站同意其观点。其原创性及文中所述文字内容均未经本网站确认。我们对本条款及其全部或部分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网站不承担侵权的直接责任和连带责任。如果本网站的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本网站将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

网友转发请注明出处(http://www.tmyxch.com),谢谢合作!

本站关键词:网络营销策划,网络营销方案,网络营销培训,网络营销课程,网络营销是什么,网络营销技巧,网络营销软件,网络营销推广,网络营销案例,网络营销公司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